一片式剪裁、独特的裙门设计、腰间的打褶版型

近日,有汉服爱好者发现,迪奥新上市的一件标价2.9万元的半身裙,设计与中式“马面裙”非常相似,但迪奥官网的介绍中并未说明灵感来源,称“这条半裙采用标志性的Dior廓形,是一款全新的优雅时尚的单品”。这样的表述引发网友不满,指责该品牌“抄袭”“文化挪用”“文化剽窃”。

截至目前,迪奥未对此事作出回应,其中国官网已无法搜到该产品,但其海外地区官网上,这款半身裙依然在售。

什么是“文化挪用”?这种“挪用”是否可以定义为“抄袭”?传统文化元素如何保护与传承?记者采访了相关业内专家及法律界人士。

重庆民进会会员、《汉服通论》作者张梦玥,曾发表多篇与汉服相关的论文,主要研究方向为汉服理论。

她介绍,“马面裙”是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服饰研究者提出的学术性概念,属于现代研究者总结历史提炼出的词汇。“在古代,有马面马面褶等词汇,指服饰部件和元素,而这种马面褶旋裙结构的裙子款式不叫马面裙,常常以它的面料、花色等来命名。”

“目前所见完全具备马面裙形制结构特征的实物,最早是在宋末元初的墓葬。”张梦玥说,“资料显示,马面裙雏形源自宋代旋裙,即两片式围合裙。”她表示,多幅拼接的一片式围合裙,至少可以上溯到殷商时期。

她介绍,满清时期,在汉服体系崩溃之后,马面裙剪裁逐渐偏离和丧失汉服原有的形制结构特征。民国时期,单一款式无法抵抗西式服饰文化的强势入侵,逐步改为套穿式,该款式边缘化,以个别元素形式遗存残留。

“可以看出,汉服是一个体系,有它的源头和脉络,是代代相传、一脉相承的,不是一拍脑袋发明出来的。”张梦玥说。

张梦玥表示,马面裙具有“围合式”“马面褶”“旋裙结构”三种基本特征,“马面裙”其实是“马面褶旋裙结构”的一种裙子款式。

“我们分析了该半身裙的实物。首先,它是围合式裙子,这是汉服的一种典型特征,围合式裙子在西式时装裙子中较少出现。其次,它是四个马面两两重合的旋裙结构,很难在世界上其他国家或地区找到类似结构。另外,它还进行了裙头的重新设计,古代是系带式,它改成了腰带卡扣式设计。这是21世纪初汉服开始复兴后,早已出现过的设计。”张梦玥说。

她认为,从大家在迪奥“马面裙”事件中的反应可以看出,传统服饰、传统文化得到了广泛传播,“这说明我们的文化自信、文化自觉有了很大提升。如果大家对传统服饰不了解,出现这种情况,可能看过也就过去了。”

在此次事件中,“文化挪用”成为一个高频词汇。记者搜索发现,网络中“文化挪用”近似于文化剽窃,多指将本不属于本地的异域或其他民族的文化资源借用过来,从而对本地的文化形成影响,也创造出新的文化产品和现象。

对此,同济大学法学院教授、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张伟君表示,他并没听说过在知识产权法中有“文化挪用”这样的概念。他认为,如果文化挪用是指不同族群、不同地域、不同国家之间的人们相互吸收和借鉴各自不同的传统和经典文化,一般来说不属于知识产权法所禁止的抄袭行为。

“此外,对于抄袭本身,我们也应该注意其法律含义和通俗说法的差异。”张伟君表示,文艺圈、设计圈或学术圈人士所称的抄袭的范围,经常会大于法律意义上的抄袭,比如思想和观点的剽窃很可能构成学术不端,但这样的做法未必构成侵犯著作权,所以很多人所说的抄袭并不等于著作权法所禁止的抄袭行为。

他认为,马面裙作为传统服饰,他人无论如何“借用”都不太可能构成法律意义上的抄袭。“当然,公众从舆论或道德上去批评这样的借用,甚至说它是抄袭,这与法律评价不同,是另一码事。”

“我个人认为,这种借用很难定义为抄袭。”北京汇祥律师事务所律师戴嘉鹏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表示,各种图案设计都是有传承和相互借鉴的,在没有明确知识产权保护的情况下,很难把这种传承与借鉴判定为抄袭。同时,著作权、专利权这种法律上的知识产权保护措施也是有期限的。

有网友认为,马面裙既没有版权,也没有品牌,担心“迪奥会不会把这种设计抢先注册,然后转头向中国的汉服商家收取天价版权费”?

戴嘉鹏表示,服装设计的保护问题非常复杂,仅从著作权(版权)角度来看,想成为受著作权保护的作品,首先要具有独创性,“如果迪奥这种设计源于中国的马面裙,就不具有独创性,也就不会成为著作权保护的对象。不必担心它对汉服有侵权的诉求,这种情况也不会出现。”

戴嘉鹏表示,本次事件中大家争议的焦点似乎并非知识产权保护,而是对民族既有文化的保护。他认为,单纯从法律层面讲,知识产权的保护是有期限的,而传统文化只能靠继承和发扬光大传承下去,让它在新时代获得新生。一些从传统文化中再发掘出来的、具有独创性的内容是可以受到知识产权的保护的,对于这些作品,创造者要增强法律意识,及时做好知识产权保护。对一些中国独有的工艺、技术、配方等,也可以采取商业秘密的方法进行保护。

张梦玥表示,“社交”是传统服饰很重要的一项功能。“服饰是一种语言,能够满足特定的场景和社交需求。除了体现个人身份、特点以外,在一些外交场合,服饰也能代表国家和民族的身份。”

“此次迪奥马面裙事件说明,我们需要形成自己的汉服体系,形成一个整体,而不是只有碎片化的东西,可以被别人随意挪用,成为陪衬和点缀。”张梦玥表示,要以我为主,吸收借鉴别人的长处。“我觉得,最根本、最直接的保护方式还是活态化利用,让它真正融入我们的生活,大家了解、熟悉它,才会去保护它。”

舞阳县公安局闻令而动、全警动员,重点加强对街面、路段、部位、场所等重点地区的治安巡查宣防,及时打击查处现行违法犯罪活动,织密社会治安防控网,有效防范清除社会面安全风险隐患,着力提升人民群众安全感、满意度。

临颍“好闺女”、郑州好衣美童装批发总经理崔永娜带着一群文艺工作者来到台陈镇敬老院,为老人们送去慰问品和文化大餐。

标本兼治!5天左右清除病毒!来看河南科学家研发的口服药“阿兹夫定”,是如何治疗新冠肺炎的

临颍县委巡察组又以解决影响民生的地头“琐事”为突破口,统筹协调纪检、组织、财政等部门,推动巨陵镇“千亿斤粮食项目区”机井问题深入整改,项目区内8个村12台变压器被接通、裂纹的32处电缆线得到了更换。

7月25日,平舆县万金店镇以主题党日活动为契机,围绕“五星”党支部创建中的“平安法治星”创建工作进行座谈交流,全体班子成员和各村党支部书记参会。

为进一步提升网格员业务能力和服务水平,提高网格员队伍的凝聚力、组织力和战斗力,推动网格化服务管理工作全面提升,7月26日上午,平舆县双庙乡召开网格员业务知识培训会,会议由乡党委书记马洪亮主持,全体机关干部、乡直所站负责人、各村两委干部、村民小组长参加。

Comments to: 映象新闻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